首页 银行 > 正文

去年全年商业银行口径净利润2万亿元 今年上半年部分银行经营承压

2019年银行业保持了稳健的经营,其盈利能力进一步增强。2月17日,银保监会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商业银行口径净利润为2万亿元,同比增速为9%,若除去2019年被纳入商业银行的邮储银行,同比增长6%。

但不同类别银行机构,2019年继续分化。上市银行的业绩快报显示,整体发展较为良好。而一些城商行却净利润继续下滑,例如,河北银行连续3年净利润下滑。

“对于今年上半年,由于新冠疫情对经济的掣肘,银行的资产质量压力将有所增加,会产生新的不良。部分地区的部分银行业务经营会进一步有所承压。”一位银行分析人士称。

河北银行净利润下滑14%

日前,河北银行公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末,资产总额3460亿元,虽然较2018年底增加38.43亿元,增长1.1%。但净利润却仅为17.39亿元,较2018年底的20.22亿元,下滑14%。而2017年河北银行净利润为27.17亿元。

“利差收窄、拨备计提等因素导致河北银行盈利水平有所下降,同时考虑到目前拨备计提不充足,未来拨备计提压力使其盈利承压。河北银行信托受益权、资产管理计划等非标资产规模仍较大,相关风险值得关注。”近日,联合资信对河北银行出具的一则2019年评级报告显示。

“受对公存款流失的影响,河北银行存款增速放缓。此外,河北银行存款中含有一定规模的保本理财资金,在资管新规出台的影响下,未来该部分资金面临收缩的压力,需关注其存款业务未来的发展情况;河北银行信贷资产质量有所下滑,拨备已处于不充足水平,考虑到其关注类贷款和逾期贷款占比均较高,且不良贷款五级分类存在较大偏离度,未来资产质量面临进一步下行的压力,拨备计提承压”。联合资信评估还称。

第一财经记者发现,河北银行2018年表内外现金清收不良贷款共7.99亿元,转让不良信贷资产规模11.78亿元,核销不良贷款7.52亿元。截至2018年末,河北银行不良贷款余额47.08亿元,不良贷款率2.53%,均较上年末有所上升;关注类贷款余额85.66亿元,占贷款总额的4.61%;逾期贷款余额105.36亿元,占贷款总额的5.67%;逾期90天以上贷款与不良贷款的比例为191.95%,存在较大的偏离度。2019年河北银行不良率虽有所减少,但仍超过2%。

随着贷款质量的下行,河北银行贷款损失准备对不良贷款的覆盖程度显著下降。截至2018年末,河北银行贷款拨备率2.83%,拨备覆盖率111.85%,拨备覆盖水平已经低于监管要求水平。2019年末,河北银行的拨备覆盖率有所上升,到152.24%,满足监管要求水平。

今年上半年部分银行经营承压

2月17日,银保监会公布2019年4季度银行业主要监管数据:2019年全年商业银行口径下的平均资产利润率为0.87%,环比上季度下降0.1个百分点。

2019年银行不良率为1.86%。其中,四季度,其中大行和股份行不良率分别环比上行0.06个百分点、0.01个百分点,而城商行和农商行的不良率环比分别下行0.16个百分点和0.1个百分点;拨备方面,2019年末,商业银行行业拨备覆盖率为186.1%,较年初稍有上涨。

“2019年城商行和农商行不良的改善预计与四季度监管机构加强对小型银行风险的管控力度有关,可以看到监管层对锦州银行、包商银行等事件的妥善化解和处理。”中银国际分析师励雅敏称,展望2020年一季度,考虑到新冠疫情对经济增长的影响,同时银行信贷结构持续向小微和民营企业进行倾斜,行业资产质量压力将有所增加,叠加财政部拨备征求意见稿的监管引导,行业整体拨备率将进一步下行。另外,预计2月20日公布的LPR 报价将大概率下行,加之实体有效融资需求偏弱的情况,判断今年一季度息差将小幅收窄。

“监管已指示银行可对受疫情影响最大的企业、地区和行业做出贷款展期或续贷安排。还鼓励银行不削减受疫情影响企业的信贷,也不应要求其立即还贷。若影响只是暂时的,经济活动在初期下滑之后强劲反弹,那么银行支持受影响企业的整体行动应有助于缓解不良贷款的生成。但是,如果疫情造成的业务冲击持续时间更长,那么上述措施可能导致不良贷款确认的延迟。”穆迪称。